签军:金兀术在郾城之战中的最大短板

日期:2018-12-26编辑作者:历史回顾

  南宋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金朝都元帅完颜兀术(宗弼)在与南宋盟墨未干的情况下,大驱南牧之马。不过,金军铁骑在轻取河南各州县之后,很快在两淮、四川等

  南宋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金朝都元帅完颜兀术(宗弼)在与南宋盟墨未干的情况下,大驱南牧之马。不过,金军铁骑在轻取河南各州县之后,很快在两淮、四川等地遭到宋军韩世忠、吴璘所部的坚决抵抗。中部战场上,兀术亲自指挥的大军也在顺昌城下碰得头破血流。

  当金军主力进围顺昌的消息传到临安之后,宋高宗赵构授屯兵于鄂州的岳飞为湖北京西路、兼河南北诸路招讨使,率军驰援顺昌。素以北伐中原为己任的岳飞迅速派兵北上,在河南郾城大破金军。兀术于连战不利之后被迫引军北去。

  千百年来,人们在检讨郾城之战的成败得失时,或基于民族感情或谙于资料匮乏,总结出宋胜金败的原因。这些分析多有一定的道理,惟不足的是,从对方角度分析得比较少。在接下来的的文字中,笔者将试着金军的角度,从其参战兵力构成角度来分析一下,他们为何没有打赢这一仗。

  简单回顾一下这场战役。这年七月,岳家军与金军在郾城同遭遇。激烈的战斗中,金军阵型中央的步兵在岳云等人所带领的精锐骑兵-背嵬军的猛烈冲击下崩溃,而从左右两翼前出进行迂回包抄的拐子马和铁浮屠又在手持扎马刀、长斧的宋军步兵面前寸步难行。

  从战术角度来看,兀朮的作战指挥并无太大问题。从整个战局来看,此时的河南已成宋金必争之地。谁控制了中原,便可对敌方防线实施中央突破;兀术还敏锐地意识到,南宋诸军都好对付,独岳家军将勇而兵精,故而决定优势岳飞军孤军突进,然后集中主力击破之;而他所摆下的一个那个时代所常见的步兵居中、骑兵两翼的横阵;当看到战况陷入胶着,兀术也及时做出了反应:将手中的预备队-重甲骑兵铁浮屠派了上去。

  然而,兀术没想到的是,其统帅的十万大军存在一个致命短板:签军。

  在回答什么是签军这个问题之前,先来看看金朝建国前后其兵源构成的变化:

  根据《金史兵制》记载,早在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建国之前,就实行了一种由围猎制度演变而来的猛安谋克制。所有部民平时以佃渔射猎为劳事,若遇战事,则除幼儿之外,所有能行动的男子都要参加,丁壮为正兵,老弱为阿里喜。其组织按十进制,猛安为千夫长,谋克为百夫长,以下为什长和伍长。

  金国成立之后,阿骨打为了充实兵员,又将猛安谋克作为一种官职授予契丹、渤海、奚等族的降将,令其各自编组成军,由都统司的女真贵族统领。攻灭辽国之后、由于投降过来的辽军汉族将领不乐为猛安谋克之官,则采取了与汉人官职相似的制度,由汉人降将统领。以后,对北宋降将也采取了旧官旧职的政策。一个典型事例便是,刘豫的伪齐政权建立之后,其军队仍施行的是北宋的军制。

  北方各族及汉人降军的涌入,使得金军的兵员更为充裕、兵力更为强大。但这一局面并未维持多久。

  到了绍兴十年的时候,金人所面临的战略形势已经很严峻:在南方,对南宋的战争正在持续;在北方,金国面临蒙古日甚一日的威胁;在西边,有来自西夏的攻击;在东北,也遇到高丽人的顽强抵抗。处在四面包围之中的金人还要腾出一只手来对付因自己的横征暴敛而激起的国内各族人民的武装反抗,兵力捉襟见肘。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常年征战,那些侥幸在历次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女真战士也在进入中原之后迅速腐化,其战斗意志迅速衰退,不堪应战。

  为了解决兵源紧张的问题,金朝统治者决定在占其统治区人口绝大多数的汉人中强制征兵,这就是签军。

  无疑,征兵的过程是极其野蛮残暴的!本来,女真人在占领区内血腥屠杀一切敢于反抗的汉人,任意霸占汉人的房舍、土地、钱财、子女,一系列暴行惹得天怒人怨。现在,又要以抽签的形式发大量汉族男子去当兵,以致每有征发及边衅,辄下令签军,使远近骚动。那些被征者皆强壮者,或进取无遗,号泣动乎邻里,嗟怨盈于道路。战斗打响之后,冲杀在第一线的也是这些被强征而来的签军,而女真军官则躲在后面督战,凡遇后退者立斩不赦。

  很大程度上,签军缓解了金军兵员短缺的问题。例如,郾城之战大约二十年后,金海陵王为再次侵宋曾一次签发汉军十五万。

  代价就是,这种强制征兵激起了汉人的强烈反抗。曾经,金朝天使赴山东签军,人不肯从,执天使杀之。为了逃避征兵,很多汉族男子甚至啸聚山谷进行武装反抗。而那些不幸被征入军伍者,也是一有机会就逃亡甚至于执杀督战军官之后再投向宋军。

  这种由满腔怨气甚至反抗连连者所组成的部队,不可能有什么战斗力。当其遇到岳家军的拼死冲击时,阵前崩溃则成了一种必然。

本文由签军:金兀术在郾城之战中的最大短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签军:金兀术在郾城之战中的最大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