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领军卫:威海旗杆嘴灯塔探源——兼及北洋海

日期:2019-03-10编辑作者: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从威海旅游码头乘船前往刘公岛,船刚出港,右侧不远处海岸边一座灯塔映入眼帘,高耸的塔基,白色的塔身,在碧海蓝天白云之间,勾勒出一幅美丽的图景。它便是威海港湾的一处重要地标,威海人称的“金线年建成之日起,它的名称就叫“旗杆嘴灯塔”,直至今天,港航灯塔图上标注的仍然是这个名称。让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埃,去探寻这座年寿双甲子的灯塔背后的故事。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闭关锁国的清政府被迫向列强开放通商口岸,此为中国海关自主权遭列强蚕食损害的肇始。1858年《中英天津条约》规定:“通商各口分设浮桩、号船、塔表、望楼,由领事官与地方官会同酌视建造。”《中英通商章程善后条款》规定:“任凭总理大臣邀请英人帮办税务并严查漏税,判定口界,派人指泊船只及分设浮桩、号船、塔表、望楼等事,毋庸英官指荐干预。”将中国沿海、沿江的助航设施的建设及管理权划归海关,所需经费在海关征收的“船钞”项下拨用。

  1863年,赫德被清政府聘任为海关总税务司,建立了以总税务司为首脑、各国洋员为骨干的英式海关管理制度,完全掌控了中国海关大权。

  罗伯特·赫德(Robert Hart,1835—1911年),英国北爱尔兰人。1854年来华,1859年任粤海关副税务司;1861年暂代海关总税务司李泰国。1863年,年仅28岁的赫德就任海关总税务司,直至1908年离职。此间,赫德引进英国海关管理模式,建立了中国近代海关制度,建设灯塔等助航设施,开展海关缉私。除此而外,此后清政府所有重要领域、重大事件和重要事务,赫德几乎无不参与其中,如订购军舰、采购武器装备、参与重大外交事务、甲午及庚子借款、参加国际博览会、建立近代邮政制度、引进机器造币,等等。客观而言,赫德的参与,对清政府应对复杂国际局势、对中国若干领域的近代化及与国际接轨,起了一定积极的辅助和促进作用。但作为列强在华利益的重要代理人,赫德任内无不以英国及其他列强的利益至上,为英国等列强及其自身从中国攫取了巨大的利益。

  赫德就任后,极为重视中国沿海助航设施的建设。1868年,海关总税务司署成立“船钞部”(后改称“海务处”),专司助航设施的建设与管理。1871年裁撤“海务处”,由江海关税务司与总工程师、巡工司分别负责。1880年代以后,则由江海关的营造司、灯塔处负责。营造司专管灯塔、浮标和附属建筑物的设计、工程建设、设备安装等事宜;灯塔处负责灯塔的日常管理。

  在赫德麾下,有2名参与中国灯塔建设的重要人物:金登干,英国人,赫德的心腹干将,海关总税务司署派驻伦敦办事处主任,灯塔设备的采购验收以及人员聘用等是他的一项重要工作。韩德善,英国人,海关第一任总营造司(任期1871-1901),建造中国沿海34座灯塔。

  至1908年赫德离职时,中国沿海共建设灯塔160座、浮筒130处、桩标118处(《海关各关警船灯浮桩总册》),助航设施已相当完善,形成沿海各港口间的灯塔链。山东半岛威海一带海域,是南北船舶航行的必经之地。从1874年至1898年的24年间,海关陆续修建了成山头(1874年)、镆铘岛(1883年)、赵北嘴(1890年)、旗杆嘴(1898年)4座灯塔。时至今日,依然矗立在威海的海岸线上,为往来船舶指引航向。

  1883年,北洋水师在威海金线顶东侧海岸设立鱼雷营,在刘公岛设立机器局及屯煤所,威海成为北洋水师军舰时常出入的港口。迨至1887年,威海卫被确定为北洋海军“根本重地”,开展大规模海防设施建设。1890年,为了解决港湾东口和西口的夜航照明(注:威海当地将“东口”惯称“南口”,而将“西口”惯称“北口”),保障军舰出入航行安全,在南岸赵北嘴和刘公岛西端黄岛,各建灯塔1座。

  据《中国沿海灯塔志》(海关总税务司署,班思德著,1933年版)记载,赵北嘴灯塔位于威海湾南岸的东端岬角,“上置四等灯,烛力二千枝,每分钟旋转二次。塔身高出水面九十四呎(28.65米)。乃为指示威海卫东口水道而设。”该灯塔系由法国巴黎“邵特利孟”公司设计,在法国本土制造,塔身呈下粗上细的圆形,高约7米,塔壁由6块弧形铸钢件组成,然后船运至威海卫,用2000多颗螺丝组装而成。

  黄岛灯塔则为六等灯,烛力仅一百四十枝,并且位置和角度也不太适宜。2座灯塔建成后,由北洋海军派人管理,运行并非常态化,只在需要时才点燃,并不能发挥港口常设灯塔的作用。1891年移交东海关管理。

  1894年甲午战争期间,为不使赵北嘴灯塔被日军利用,将灯塔的灯头等照明设备拆除,塔身涂黑。1898年9月23日,经威海卫英国殖民当局允准(其时威海卫已为英国租借,该灯塔处于沿岸10英里的英租范围内),海关启动灯塔重修工程,重修费用由英国承担。仍由海关派人维护管理,维护管理费全部由威海卫英国殖民当局拨还。1902年,赵北嘴灯塔完全移交威海卫英国殖民当局管理。黄岛灯塔则于甲午战争后拆除。

  关于北洋海军建造灯塔的程序,一般先由海军提督丁汝昌禀请北洋大臣李鸿章,获得授权后,再由丁汝昌向海关总税务司赫德提出磋商请求,征得同意后,丁汝昌再禀报李鸿章,最后由北洋大臣正式向海关行文咨照,确定建造灯塔的事宜。例如,关于旅顺老铁山添建灯塔之事,1891年4月,丁汝昌致函赫德称:“奉天旅顺口向为北洋军艘常川之所,兹经贵关于口门右首设立灯塔,行使良多裨益。惟查西口之老铁山,为赴该口轮船必经之路,一带奔溜甚急,……似宜添设灯塔一座,……拟仍归贵关一律建置,派人看管。如承允可,希即见复,以便呈请中堂咨照贵总税司核夺饬办。”

  函中所称“口门右首灯塔”,是指1888年建成的旅顺港老虎尾灯塔(1891年改称“旅顺灯塔”),由海关设计施工,灯光为定光灯。修建时间稍早于威海卫港的赵北嘴、黄岛2座灯塔,其功用则完全相同。1891年移交海关管理。

  老铁山灯塔由法国巴比埃公司获得订单。灯头为头等闪光灯。灯塔塔身和灯头于1893年3月5日从法国发运。由于包装不当,5月上旬到货后,有五分之四的玻璃破碎,只得更换补发新的玻璃透镜。老铁山灯塔从筹议到建成,历时2年之久。

  1898年,威海卫及刘公岛成为英国的租借地,并作为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避暑休养训练的基地。航空母舰等大型舰只,只能通过西口的深水航道进港。因此,修建一座为港湾西口提供导航照明的灯塔刻不容缓。

  1898年,金线顶东端海岬海中一座独立的岩礁,被选作修建灯塔的基址。岩礁局部边坡用石块护坡加固,基座上部空间十分逼仄,经过平整,形成东西长约15米、南北宽4—8米不等、面积约100来平方米的平台。临海一面修建灯塔,西面建有2栋配属用房,供值守人生活和储放油料,灯塔及用房四周环以高约1米的石砌围墙。按照惯例,工程由海关总营造司韩德善负责设计,海关总工程师监造。建塔费用由英国当局拨付。

  《中国沿海灯塔志》载:“塔上置六等明灭相间新灯一盏,灯光高出水面五十三呎(16.15米),分为红白两色,白光为弧形,凡港口东西两水道均能照及。1900年,改置四等透镜灯机以代之,烛力九百枝,弧形之光仍旧。”

  如今,灯塔由烟台海监局航标处威海航标站管理。120年间,前60年一直使用煤油为照明燃料;1951年改为乙炔;1976年改为干电池、再改蓄电池;1987年改为交流电。如今,灯塔自动值守取代人工值守,灯塔值守人从此告别漫漫长夜寂寞孤独的煎熬。

  现今的旗杆嘴灯塔。由于照明设备的改进,上部硕大的玻璃透镜塔楼已经消失,缺少了老灯塔比例匀称的美感。(2018年5月,王记华摄影)

  灯塔何以得名“旗杆嘴”,大多数人可能不知其所以然。1883年,北洋大臣李鸿章派直隶候补道刘含芳在威海金线顶东麓临海地方,择址兴建鱼雷营,训练鱼雷艇队。鱼雷营建成后,在营前海岸边树立了升挂信号旗的旗杆,便于与进出港的鱼雷艇进行信旗联络,因此将金线顶东端的这处岬角称为“旗杆嘴”。由于灯塔建在旗杆嘴凸起的独立岩礁上,故名“旗杆嘴灯塔”。

  1895年时的旗杆嘴原貌。照片中远景为刘公岛,近景为金线月,“旗杆嘴灯塔”被威海市政府公布为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灯塔在近代属高科技工业产品,以当时中国的工业制造水平,灯头和玻璃透镜等核心部件尚不能自造,只能从国外订造进口。当时灯塔的研发制造水平,以法国和英国领先。海关总税务司署派驻英国办事处承担了灯塔的采购任务,由赫德的心腹金登干亲自负责相关事务。在《中国海关密档》赫德与金登干的往来电报中,有许多关于招标采购灯塔设备、改进灯塔技术的内容。据此可以了解灯塔采购、建设的若干细节。

  灯塔塔身、灯头、玻璃透镜的采购,均采取国际招标方式。参与采购招标的制造商,主要有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英国张氏兄弟公司、法国巴比埃公司。阿厂以军舰和阿姆斯特朗炮制造而闻名,北洋海军“超勇”、“扬威”巡洋舰便出自该厂,该厂主要承造灯塔塔身。后两者则以灯头和玻璃透镜制造著称。从多次投标报价来看,法国巴比埃公司的报价明显低于阿厂和张氏兄弟公司,而且技术标准高于英国厂商。金登干电报向赫德汇报:“阿姆斯特朗厂知道法国厂商对同样塔身的价格不超过我们的估计金额,但总营造司规定要最好质量,他们宁可得不到订单也不愿降低质量。”

  赫德和金登干虽然是英国人,但对报价偏高的国内公司也有心无力,赫德只能痛苦的拍板:“由于价格差异,不得不向法国订货!”因此法国巴比埃公司多次胜出,获得了承造中国多座灯塔的工程订单。

  在老铁山灯塔采购过程中,金登干按赫德的指示,将订单交给法国巴比埃公司,英国张氏兄弟公司未能获得招标邀请。为此,该公司肯沃德致函金登干,字里行间流露着不满和抱怨之情:“我很遗憾获悉赫德爵士已决定委托法国厂商制造这些灯塔,连竞争的机会也不给我们了。我怀疑此种做法是否对总税务司最为有利,而且我可以肯定对于曾为中国做过这么多海上灯塔的我们,而且仍要我们发送不重要的用品或较麻烦的设备附件,或别处买不到的物件,很难说得上是公道的。”

  灯塔灯头和玻璃透镜制造出厂后,要通过严格的检验,然后才会发货启运。承造商会按要求派出专业的技术工匠,前往灯塔所在地负责灯塔设备的组装和调试。即便如此,灯塔在建成使用后,还是会出现若干问题,其中既有海关方面提供的设计图纸的原因,也有厂商制造工艺的原因。

  关于旗杆嘴灯塔的采购及其质量问题,金登干与海关副总税务司裴式楷1901年3月的来往电报,透露出一些零星信息。诡异的是,旗杆嘴灯塔没有像以往那样由金登干来负责操作采购,而是通过英国领港工会向英国张氏兄弟公司定购的。灯塔建成后,出现了若干问题,海关总营造司哈尔定对领港工会和承造商提出批评,裴式楷致函金登干,责成他与相关方面交涉处理,“我受命将营造司对设备、航灯和灯塔制造方面的毛病的批评意见寄给你,并要求你与厂家和监制人——(也即马修斯先生)联系一下,总营造司认为他对工作一直是敷衍塞责。”

  金登干认为,如果直接向英国领港工会提出正式交涉不妥。为此,他将总营造司批评的一份抄件寄给了承造商张氏兄弟公司,同时非正式地向领港工会总工程师马修斯提及此事。但马修斯并不认账,“他认为产品是严格地根据所收到的图纸制造的,并且此产品的质量在各方面都达到了领港工会的标准。他说受到抱怨的主要问题只是一些小毛病,并且是由于设计本身所造成的。”

  事件问题本身并不大,却可看出总营造司、张氏兄弟公司、驻伦敦办事处及副总税务司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总营造司一直对张氏公司敷衍拖拉的办事作风不满,金登干也对裴式楷的狂妄跋扈心怀不满。

  灯塔值守人,大部分由海关总税务司署通过驻伦敦办事处招聘,应聘者来自英、法等欧洲国家。应聘者须经过所在国的专业技术培训,并根据其业务熟练程度,区分为头等、二等等级,其薪金根据等级高低而定。在英国,灯塔值守人归领港工会统一管理,应聘中国灯塔值守人,须获得领港工会的推荐。

  1902年6月,金登干从英国为中国马尾州灯塔聘用了3名灯塔值守人。他向赫德报告:头等值守人每月薪金80两银子,副(二等)值守人每月薪金60两银子;合同期限3年,回国后可进入领港工会或英国殖民地事务部工作,并保证获得养老金。可见待遇相当丰厚。灯塔机修工也大部从外国聘用。

  旗杆嘴灯塔沿用赵北嘴灯塔的管理模式,建成之后由海关管理,灯塔值守人聘用的是一位中国人。想必是中国值守人薪金大大低于外籍值守人,且管理水平与外籍值守人不相上下吧。灯塔管理费用全部由威海卫英国殖民当局拨还海关。1902年6月30日,灯塔虽完全移交威海卫英国殖民当局管理,灯塔值守人却继续留用。1930年,中国政府收回威海卫,该灯塔设施一并无偿移交中方,此时的值守人依然是最初的那位中国人。

  “管理员年龄虽迈,精神尚佳。管辖之权虽屡变更,而服务精神从未稍懈。观其办事干练,布置有序,以及保持清洁,在此小站之中,实有高尚之价值焉!”读着《中国沿海灯塔志》中的这段文字,一位历尽沧桑世事、年迈但干练的守塔人跃然纸上。这位半生与灯塔相伴、32年执着坚守的值守人,人们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却令人肃然起敬。

  六、不是结尾的线月,笔者曾赴法国布列塔尼大区菲尼斯特省开展文化交流,参观了该省的韦埃桑岛灯塔博物馆。该馆是法国唯一一座收藏近代灯塔透镜、展示灯塔历史的专题博物馆,馆内收藏法国制造的不同时期、不同类型、不同等级的藏品100多件(座)。不仅为该国先进的透镜制造技术而叹为观止,也为人类与海洋斗争的伟大智慧而自豪。在中国浙江岱山,建有一座中国灯塔博物馆,藏品数量远不及前者。

  百多年前外族掌柄中国海关的历史早已不再,但由外籍总税务司主导修建的中国沿海灯塔,历尽沧海桑田,堪称近代中国海关屈辱历史的实物见证。许多灯塔或遭战火毁坏及重修,或随灯塔照明能源的改进,灯头透镜几经更新换代,原貌也已不再。祈愿这些灯塔今后能以历史文物的身份得到善待与保护,在修缮时尽量保留其历史信息,在照亮航海人航路的同时,也照亮国人回望近代历史的航路。

本文由左右领军卫:威海旗杆嘴灯塔探源——兼及北洋海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左右领军卫:威海旗杆嘴灯塔探源——兼及北洋海

营口首发大龙邮票

大龙邮票是中国最早发行的邮票,营口是最早发行大龙邮票的城市之一。清光绪四年(年),北洋大臣李鸿章支持中...

详细>>

怎么着总税务司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就是历史上所称的周郑交质。差点没把周桓王给气死。或保持自己对若干国家的号召力。另一方面又可以卖个人情...

详细>>